这口35亿“大黑锅”,刘强东不背方建华

作者: 小赵 2023-12-01 09:10:42
阅读(145)
财经出品文|李亦辉编|深海刘强东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商界木兰”罗静靠几个萝卜章捅出的300亿诈骗案,牵连到了京东。近日,上海市金融法院再次开庭审理了诺亚财富旗下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歌斐资产”)和上海自言汽车租赁服务有限公司(下称“自言租赁”)诉京东、承兴系公司及苏州晟隽等公司其他合同纠纷案。据悉,该案此前的案由为保理合同纠纷,后原告方诺亚改以侵权责任纠纷为案由起诉,诉请京东等公司连带承担其在“承兴案”中被认定的全部损失35亿余元。但鉴于在罗静案中法院的一审判决已认定,京东等公司及员工对承兴系诈骗行为均不知情,相关合作合同、印章、材料均系伪造,因此不少观点认为诺亚此番向京东追债的情况不容乐观。诺亚向京东追讨损失天眼查APP显示,11月24日,诺亚财富控股旗下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对承兴和京东提起的诉讼在上海市金融法院开庭审理,此案已在今年4月份曾开庭。据悉,此次歌斐公司在这起诉讼中,要求京东及承兴控股、中诚实业、苏州晟隽等公司偿还其在“承兴系”案中被认定的全部损失35多亿元。早在2019年7月,歌斐资产就因京东未按《应收账款转让确认函》要求如期履行付款义务,其余被告也未按约定承担回购义务或担保责任,将四被告诉至法院。根据工商信息,广东中诚实业控股有限公司、苏州晟隽营销管理有限公司均由罗静担任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由罗静担任董事长,其中中诚实业已于2023年7月被吊销。除了承兴系公司,歌斐资产还意外将京东列为被告,这引发了关于京东是否担责的讨论。从实际情况来看,京东确实曾与承兴系公司发生真实业务。根据承兴系公司实际控制人罗静等人的一审刑事判决书,2015年2月至2019年6月,承兴系公司先后与苏宁易购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开展供应链贸易,由承兴系公司垫资为京东公司、苏宁公司开展采购业务。2016年6月,诺亚控股与承兴系开展应收账款债权转让业务。当时诺亚提出,派业务人员前往京东办公区,由京东当面在业务确认函上盖章。但京东已向承兴系表示,不能在确认函上盖章。随后诺亚控股同意,将确认单快递京东,由京东盖章后寄回。这次的起诉中,歌斐资产、自言租赁两公司称,收到了来自京东出具的盖章版《应收账款确认函》。但法院查明的实际情况是,诺亚方面收到的确认单已经被承兴系在中间拦截,上面加盖的京东公章也是承兴系私刻的“萝卜章”。据罗静的一审刑事判决书,国家税务总局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税务局提供的增值税专用发票认证查询材料、上海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鉴定书》、相关邮件截图等多个证据证实了承兴系公司提供了虚假材料从歌斐资产处骗取融资。且根据判决书描述,在承兴系造假过程中,京东等公司并无工作人员参与或知情,发生在京东公司相关的诈骗行为,也都是承兴系人员以伪造工牌、冒用身份、利用快递员等方式所为。也正是在罗静和妹妹罗岚的安排下,承兴系伪造了虚假的贸易数据、购销合同开设账户仿冒京东公司账户回款等资料,致使湘财证券、摩山保理、歌斐资产、云南信托、安徽众信等机构先后签订应收帐款债权转让及回购合同。值得一提的是,诺亚基金投资总监方建华从承兴系收取300余万港币,为对方的“瞒天过海”计划提供了便利。2021年3月,上海杨浦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方建华犯非国家人员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罚金10万元。截至目前,尽管罗静案的刑事判决已表明,京东也是这一事件的受害者,但歌斐资产依然选择起诉京东,在法律专业人士看来,京东无需为此担责。广东远泽律师事务所权益合伙人陈宇告诉新京报,此前结案的刑事案件已将基本事实调查清晰,涉及京东的内容是罗静伪造,其债权关系与京东无关。如今刑事案件审定后该案件审理,但歌斐公司和自言租赁的诉求可能很难得到法院支持。这口35亿“大黑锅”,刘强东不背方建华资本玩家罗静的浮与沉“承兴案”的核心人物罗静,出事前有着“商界木兰”之称,于2017年、2018年连续两年当选“商界木兰精英30强”,同在榜单上的名字有董明珠、彭蕾、张泉灵等。报道介绍,生于1971年的罗静是香港居民。25岁时,她在香港成立了承兴国际集团,先后和百事可乐、宝洁中国总部合作,帮他们生产和销售毛巾、杯子等促销品。财联社曾报道,罗静事业的早期,仲某是她的强关联人。一位早年就与仲某相识并有生意上合作关系的人士透露,“仲某和罗静以前是夫妻,后来离婚了。仲某是无锡人,后来移民去新西兰了,罗静是广东那边的,很早拿了香港籍。”2006年,NBA常规赛进入中国,承兴国际获得内地的独家品牌授权。随着承兴国际开始涉足品牌授权开发,罗静的商业运作才能渐露。该公司先后获得“变形金刚”、“功夫熊猫”、“兔斯基”等IP在华衍生品的授权和开发权,并且罗静通过与国内大中型企业谈合作,拓展了中国移动、中国石油、中信银行、京东、苏宁等客户。罗静的生意越做越大。她曾在专访中说,2015年,承兴国际集团在去除所有子公司收入后销售规模超过60亿元,实现连续3年年均增长100%。之后,罗静不再满足于只做品牌授权,开始了资本运作打造其商业帝国。2015年,罗静将新加坡主板上市公司CamsingHealthCareLimited纳入囊中,仅耗时2个月,耗资2亿元;2016年收购奕达国际(即承兴国际控股)登入港交所,耗资5.35亿港元。2017年底,已控制两家海外上市公司的罗静把目光转向了A股市场,仅耗时3个月便拿下了博信股份控制权,耗资15.02亿元人民币。如此快马加鞭的搭建上市平台,也是罗静商业风格的体现。她崇尚快速的决策和执行力,曾表示说得多做得少的人,在承兴待不满一个月。但如此频繁的收购,资金明显是一个问题。在收购承兴国际控股时,罗静只支付了2000万港元的定金,剩余由中信建投提供5亿港币融资。收购博信股份的主体是苏州晟隽营销管理有限公司,但资金来自来自广州承兴管理营销有限公司的自有资金,当时披露的财报显示,2015年广州承兴营收60亿元,净利润765万元;2016年营收191亿元、净利润也只有4088万元。在承兴公司实际净利极低的情况下,“地基”不稳的罗静想要完成数十亿元的资本运作,只能借助杠杆完成,甚至铤而走险开启供应链融资诈骗。2022年11月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在一审判决书中指出,明知供应链贸易融资不断亏损,承兴系公司已资不抵债的情况下持续骗取被害单位融资,所得款项用于偿还过去融资项目及银行借款的本息、支付各类费用等。截至案发骗取被害单位计300余亿元,实际造成上述被害单位经济损失共计80余亿元。一审罗静因犯合同诈骗罪、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目前,该案件还在二审中,前述判决还未生效。诺亚财富已数次“踩雷”2019年7月,诺亚财富首先爆出34亿踩雷承兴国际,引发轩然大波。彼时有媒体报道,罗静的资金流断裂后,找到商界密友诺亚财富的汪静波,寻求新的资金注入。但遭后者当场拒绝并报警,警方从汪静波的办公室将罗静带走。公开信息显示,汪静波和罗静均为商界女性俱乐部“木兰汇”成员,两人还同场出席了2018年的商界木兰年会。诺亚财富由汪静波带领创始团队在2005年8月组建。2010年11月10日,诺亚财富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成为中国第一家上市的独立财富管理机构。在被密友罗静“坑”之外,诺亚财富踩雷事件已不少。2017年3月,美国做空机构“浑水”直指辉山乳业财务造假,歌斐资产涉及辉山乳业的债权达5.46亿元,对应的两只基金均兑付逾期。2017年7月,诺亚财富公告称,旗下歌斐资产的歌斐创世鑫根并购基金投向乐视23亿元,担保措施为乐视网和贾跃亭个人的回购连带担保。2019年7月19日,时任恒大经济研究院院长任泽平及其团队发表了一篇诺亚踩雷的反思文章,统计出踩雷产品规模超过50亿元。随后,汪静波怒怼:“写文章建议有事实和调研。”据经理人杂志报道,近期,股吧、雪球等社区中多名投资者发文质疑歌斐资产旗下“歌斐中国特殊机会基金7号”刻意隐瞒关键信息、利用投资人高位接盘的质疑,引发投资者关注。8月29日,在港交所上市的诺亚控股披露业绩显示,2023年上半年,公司净收入约17.45亿元;公司股东应占净收益约5.6亿元,同比下降14.5%。截至11月28日收盘,该公司股价为19.96港元,总市值约64亿港元。